深圳卫视2016年重点项目、新闻纪录片《共赢海上丝路》

Harvy
标签 无

深圳卫视2016年重点项目、新闻纪录片《共赢海上丝路》

关注深圳科技企业出海情况

来源:《共赢海上丝路》栏目组

723日,深圳卫视倾力打造的年度巨献——新闻纪录片《共赢海上丝路》迎来科技第一IP王自如,与我们一起探讨科技企业出海的情况。

进入21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科技型企业开始走出国门,到海外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涌现出一批如华为、中兴、海尔、联想等科技型跨国公司。可以说,科技型企业走出去成为中国走出去战略向高层次发展的一个标志。目的除了要开拓国际市场外,还要获取战略资源,包括人才、先进技术、管理经验、销售网络、专利等等。

一电是一家做军警类旋翼无人机起家的深圳企业,占据了中国及出口军警类旋翼无人机90%份额。这么一家将低调贯彻到死的企业,在转型开始做消费级无人机后,不得不开始学习市场营销,学习宣传自己。

 

刚到欧洲的时候,超市都不让它进去,只能一再放低姿态,展位我讨,展架从国内运过来,卖不出去自己拉回去。靠着这种赌博的精神,搞定了第一单。慢慢的,名气打开了,客户也有了,打算在德国建分公司了,没想到却租不上房子。

 

原来在欧洲,租房子所签的合同上是没有期限的,也就是说,除非住客违法或主动终止合同,否则房东是没有权力让住客离开的。而且根据当地法律,租房子的人属弱势群体,应给予保护,所以在冬天,即便住客欠缴房费,房东也不可以把他赶出门。所以在选择住客上,房东往往都十分慎重。第一个房东见多了中国人海外代购的疯狂,对中国人有偏见,口干舌噪地说了几个小时,对方犹豫不决,第二天直接说句sorry祝生意兴隆。见第二个房东时,把公司产品拿出来,反复磨了许久证明自己真的是正经做生意的,才让人家勉强答应。

 

因为对当地市场不了解,推广受阻,想聘用一个有经验的当地人。结果应试者开着一辆保时捷911来了,长头发,纹身,潇洒不羁,原来是在宝马工作的,年薪还挺高。怎么能挖过来,靠工资是不行了,于是大谈公司前景,宝马帅哥被说动了,放弃了按步就班的生活,带着激情和热血来了,结果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就把中国人烧懵了。马上新产品就上市了,小哥还在大谈包装的重要性,一美金的包装不行,必须五美金!最后没办法还得听他的,结果反响还真不错,这个市场总监的位置算是坐实了。

 

(一电海外市场总监 Chris

还有一家公司,老板被戏称为创客军火商,客户90%以上是外国人,这家公司就是目前国内最大、全球前三的开源硬件制造商——矽递科技。如果对这个名字你不熟悉的话,那你一定熟悉这个名字——“柴火创客,因为总理李克强去过而迅速走红。它就是潘昊创办的旨在培育创客文化的公益机构。实际上,柴火真心不大,据说很多参观者慕名而来,惊叹道:这一层都是你们的吧。呃,不是……只有这一间……不过,虽说地方不大,但却寄托了老板潘昊推动创客发展的长远期望。柴火定期邀请驻场创客,都是些脑洞大开的奇特生物,第一次听他们说话都好像在听科幻小说。

 

什么是开源硬件呢,用最简单的话说,指不申请专利,而是公开设计图纸。创客们可以使用别人公开的图纸,也要把自己的图纸免费分享。矽递除了销售最基本的电子元件外,更多的销量来自于自己或其他创客团队利用开源技术研发制造的模块化产品。这些硬件模块构建了创客最终成品的积木。创客们买矽递生产的功能模块回去,再像堆积木一样组装成自己想要的产品。这样制作东西就变得容易起来。

 

潘昊认为,矽递存在的最大社会价值,在于为有创意的人提供更多可行性。过去一个人要做一件产品,需要一路考好的大学,然后去一家公司,熬到总工程师,或者产品经理,才能够去定义一件产品。而现在一个中学生,就可能开始做产品了。

 

矽递依托深圳硬件之都的优势,在海外创客中相当有名气,不少创客慕名而来,还有愿意在公司里上班的,比如最近入职的一位19岁美国小创客Joe Hudy,辍学来到矽递上班了!据说他曾经被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到白宫演示他自己设计组装的空气动力炮——将热乎乎的棉花糖射在白宫国宴厅的墙上。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尝试创客Joe Hudy的新设计,Joe Hudy现在已成为柴火创客空间的一员)

有的公司不去卖东西,而是跑到科技公司扎堆的以色列去收购公司。

以色列,号称中东硅谷,人口只有800万左右,却拥有4800家初创企业,为啥创新能力这么强,所有人都说:为了活下去!

从地图上看能更清楚,以色列西北临地中海,北靠黎巴嫩、东濒叙利亚和约旦(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近在咫尺)、西南边则是埃及,被各个阿拉伯国家所环抱,可以说是强敌环伺,所以它的飞机都必须绕着飞,不然就被打下来了。

以色列航空,也被称为世界上安检最严格的航空公司,在托运行李前,每个人都会被事无巨细地盘问至少十分钟,比如目的是什么、是否有人接待、是自己打包的行李么、是否有炸弹等等奇葩问题。如果你是和其他人一起来的,整个团队口径不一致的话,就会被搜查。有的人箱子全部被打开,内衣内裤都看见了,还被要求脱下鞋袜,被称作insult都不过份。更让人无语的是,有的乘客人已经到特拉维夫了,行李却还在香港,被扣押再次检查,第二天再运到以色列。

因为危机意识太过深刻,当地人都要服兵役,退役后就出来创业,把军队里接触的技术军转民。不过虽然有牛掰的技术,但以色列太小啊,没有市场,所以只能把公司卖出去。欧美国家三十年前就盯上了这块掘金地,微软、谷歌等等大IT公司都在当地设了研发机构,中国五年前才意识到自己落后了,最近几年,一拨又一拨公司到当地去寻找商机,当地的翻译费用马上翻了一番,连会中文的黑导游都供不应求了。不过这样一窝蜂似地跑过去,究竟几个能有收获?这商务旅游团的名字一旦被安在中国人脑袋上,可就难往下摘了。